懒进

把第一次PS送给小仙男

大❤头❤居❤居❤,在❤线❤施❤法❤。巫师学霸,拉💙文💙克💙劳💙。

到底是麦哥失忆呢,还是场花失忆呢?

假如棋盘有了灵魂

逆转未来后
两人已同居
       Full many a glorious morning have I seen
       Flatter the mountain tops with sovereign eye,
       Kissing with golden face the meadows green,
       Gilding pale streams with heavenly alchemy.

    我是the Xaviers的棋盘,这可以说是我的幸运,也可以说是不幸.也许我会受到最好的保养,也许我会随着主人到处漂泊.久到记不清多少年以前,大概是一百多年吧,我从一名英国商人手中辗转到了xavier家,经历了两代人,现在我属于Charles`Xavier。
    对于这么睿智而俊美的小主人,我的感情十分复杂,之前是赞叹与疼爱,那么后来就是满满的怜惜。虽然我只是块棋盘,但请原谅我因年长了他一百多岁而有了老年人傲慢的姿态。我知道后面的事情太令人痛苦,所以我挑了我认为最为美好的一天来讲。
。。。。。。。。。。。。。。。。。。。。
    阳光从厚重的红绒窗帘缝中透出,捋过细腻的绒毛,照亮了一道缝隙的空间。空气中微小的浮沉披着淡金色的光在寂静中安然下降。脑袋上烫烫的,我睁开眼,真是瞎了,瞎了!Charles这小子又没把窗帘拉死!那道能闪瞎眼睛的光正正好好不偏不倚地照在我眼睛上!我那双棕色的水灵灵的深邃又迷人的眼睛啊,要瞎啦!
    “唔。”
    我努力地斜眼看向层层被褥间,那里陷着一个小个子男生,呃不,男人。对于人类来说他已经是个“老”男人啦,但对我而言,他还只是个小孩子。
    此时,木门被轻轻推开,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拧着金属把手缓慢地关门。哦,erik•lehnsherr,一个傲慢又负心的流氓,还该死的是个磁控者,动不动就控制着我的金属小外套把我飞来飞去。尊重一下我个上百年的,charles十分心爱的棋盘好么?好吧,我记得你好像连什么总统都不放在眼里,好吧好吧。不要以为你不用你的能力,而是亲手带上门,就会显得你多么爱我的小主人。谁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事,自从你们俩第一次分别后,我颓丧的小主人第一个砸的而且每次都砸的就是我这把可怜的老骨头。
    我睨着他穿着可笑的黑色薄袜,以为这么穿很辣吗?(我才不承认他实际上辣透了!)身上还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和牛仔,几十岁的大叔偏要学一些小伙子的搭配,尤其痩贴的牛仔很好地体现了两腿间不协调的起伏。高大的男人双手张着靠近了床,然后用一种温柔低醇的声音道:“charles?”
    他一定是故意的,charles就喜欢这种内敛又有点禁欲的诱惑的款。
    床上传来点动静,大概是我的小主人醒了,睁了眼在枕头上猫一样地蹭。有次他把我放在床头,我恰好看见他睁眼时第一抹突破眼睫的蓝,隐在昏暗与长睫毛之后,仿佛隔雾看花,美得不真切,却惊心动魄。我想,假如我有一颗会跳动的心,那么它此时必定已响如擂鼓。我继续望着那边,果不其然那位erik眼都直了,灰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被子之间冒出的一个光头,然后他一条腿跪上了床边。Hey!小子,别那么随意地上我家小主人的床!
    Erik朝我的小主人charles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天杀的我竟觉得有些羞涩?他用气声说:“morning,my friend。”
    “morning,erik!”charles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尾音似乎有点撒娇的意味,然后他就着erik的手坐了起来,一边用水红的嘴唇嘟囔着“thanks”“that’s too much”,一边眨巴他的蓝眼睛,看起来刚睡醒眼睛有些干涩。而erik恨不得把自己的俩眼珠抠出来安在charles身边。
    苍天,charles!你该对自己的魅力有所了解,即使是秃了以后!我哀嚎道。
    Erik很小心地将轮椅拆了悬浮在空中支撑着charles好让他把charles的衣服换好。突然,他们两个都笑了起来,大概是我的小主人用他的能力在erik的脑子里说了些什么吧。我看着charles笑着笑着突然羞红了脸,瑟缩了一下,虚靠在erik的怀里,脸上有点小小的幸福。
    作为一块百年棋盘,我听过太多的暗语试探,承受过太多目的不单纯的棋局,也经历过各式各样的棋手坐在我身侧展开博弈,可以说我快熬成精啦。此时,我很清楚我的小主人的心情。
    小小的拥有,小小的甜蜜。
    他承担了太多他本来可以不承担的。
    凭他的小天赋,他太可以像他的父亲一样玩转商场,也可以跟随祖上的脚步在政府里叱咤风云,他本可以隐藏他的特殊,获得一个可以看得到未来的极品生活,可他偏偏选择了为他们口中的变种人发声。布满荆棘与泥沼的路已经把他弄得伤痕累累,难以相信他还能坚持他心中的hope。也许每次变革都需要有名发声者,有一名勇士站到最前方,或许因此流血丧命,那么他会化为旗帜与荣光,凝聚成信念而永存。痛苦而伟大。可我自私地希望这位可敬可爱的人不是我看着长大的little boy。我希望他像普通人一样说爱就爱,不必患得患失,不必用那么高的道德准则要求自己,把自己活成圣人。
    可我知道他一定会这样做。海一样清澈宁静的眼睛不止来源于基因,还来自于他的胸怀与意志。
    我看见他操纵着又重新拼好的金属轮椅来到窗边,任由那从缝隙中透出的蓬勃阳光将自己从中间劈开,万千灰尘受到扰动纷扬四散。
    我看着这一切,仿佛涅槃又仿佛献祭,他的身后是黑暗。我仿佛看见了一个高个子的巨人在黑暗泥涂中向着灿烂金光努力的拔出双腿,向前迈着一步又一步。
    Erik站在他身旁,一只手扶上了肩,半个身子连同一只灰绿眼睛都被阳光照亮,他似乎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charles,又是一个好天呢!”
    Charles抬头看向erik,粲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看着erik也勾起了唇,笑着俯身亲吻了charles的额头,缝隙中的阳光仿佛要把他们俩熔铸在一起。托他俩的福,那该死的闪瞎眼的阳光终于不落在我身上了。
    前方的erik头缓缓下移,两个人的对视快把空气变成胶水般黏腻。今天真是一个好天,可惜上百年的棋盘眼睛还是说瞎就瞎。